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人间风月之羔羊不再赤裸

时间:2018-06-10 我一直觉得我有些不正常,每到夜里好像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其实我并不是讨厌黑夜,而是害怕黑夜带给我的那种感觉,那是一种寒心透骨的冷,以至于我常常羡慕北极熊那一身长毛,我要是长那么一身毛就好了,一定会很暖。
  但是还有一种御寒的办法也比较让我喜欢,仅次于我对一身绒毛的渴望。那就是找女人上床,既能健身御寒又能解决生理问题,当真是一举数得。
  我一直看不起那些喜欢女人却没有胆量去追的软弱家伙,追女人需要手段,也需要胆量。美女眼中是没有懦夫位置的。我也看不起那些只知道霸王硬上弓的粗线条,女人是需要呵护的,要温柔再温柔的对付她们,这样才能让她们乖乖叉开双腿任你为所欲为。
  当然也有例外,有些女人喜欢男人用粗暴的手段对付她们,越粗鲁越好,但我对这种失去女人本性的女人不感兴趣,虽然我时常有虐待女人的冲动,但我喜欢凌辱有强烈自尊的女人,那才过瘾,不是么?但这是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父母总算是给了我一副比较得体的长相,大概可以和帅或酷沾上那么一点点边,刚才我说过对女人要温柔,这是一般情况下无往不利的必备工具,但还有另外一种最重要的--钱。
  这个玩艺儿我有很多,多得连我自己都数不过来。工作时间我拚命的赚取它们,闲暇时候用它们做饵,用来钓一个又一个或是骄傲或是下贱的女人。
  外面已然是白天了,但我还是不想放过身下的两个漂亮少女,自昨夜把她们从日月岛带回来我就再没放开过她们雪白丰满的肉体--现在读大学的这帮丫头身材怎么都这么好?还有没有天理了?
  「你还要啊?」身边的少女用脸颊厮磨着我的胸膛,一只小手极其灵巧而又轻柔的揉搓套动着我仍旧高高竖起的阴茎:「都搞了一夜了,不累吗?」
  我捏了捏她细嫩的脸蛋:「你不累就行。」她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我,我哈哈一笑,将她拉到我身上:「你主动啊。」
  少女连忙挣扎:「哎呀哥哥你可饶了我吧,我可不行了,下面都肿了……」说着她分开两腿让我看,乌黑浓密的阴毛之下大小阴唇看起来确实是又红又肿。见我不再动作,她指了指躺在我旁边正看着我们的另一个少女:「去干小燕儿,去!」
  我双手枕在脑后躺了下去,小燕儿也不说话,笑嘻嘻的扭身爬到我胯下,伸手握住我的阳具:「好哥哥,我也不行了,用嘴好不好?」总比没有强,我点了点头,把身子支起来倚靠到床头上,打算好好欣赏一下这个漂亮姑娘给我口交。
  她的技术很好,唇舌齐动,不住的含吮刺激着我的龟头阳具。这时身边的少女(抱歉,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赤裸裸的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窗户前,无所顾忌的打开了窗帘。顿时,一片阳光洒进屋内,从她的背后看去,优美的曲线在阳光下似乎镀上了一层光芒,看起来非常美丽。
  我从背后欣赏着她美丽的背影,享受着身下少女口唇的服务,居然很快就感到阳具一阵阵抽动。
  我连忙阻止住小燕儿的动作,将阳具从她口中拔出,伸手在冠状沟处用力的捏了捏,止住了精意。小燕儿乖巧的起身伏到床上,高高的翘起了雪白的屁股。我跪到她身后,将已经硬到极点的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内。
  窗前的少女转过身来笑吟吟的看着我,好美。忽然间我想起昨夜在夜猫子里她们那副清高的样子,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厌倦。美丽?高傲?清纯?骨子里还不是淫蕩?还不是躺在我这曾经身无分文的人间垃圾身下任我操?心里厌倦,可胯下的阳具却没厌倦,还硬挺挺的戳在柔软的阴道里。
  我高高举起巴掌,狠狠的扇到少女高高翘起的屁股上:「抬高!」小燕儿高叫一声,把屁股抬了抬。我伸手拉过刚坐到床边的少女,在她柔软的乳房上揉搓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她呻吟起来,颇有几分妓女的架式:「叫…叫我小雨吧…」我活动着腰干着小燕儿白嫩的屁股,手不停的扣挖小雨柔软的阴户,心里却想着这两个肉逼需要多少银子才能填满。
  我不信她们是专门出来寻欢作乐找一夜情的,日月岛里高大威猛精力充沛的俊男多了去了,天天都提着根大鸡巴到处找洞插,昨晚在我勾引这两个小婊子之前有好几帮帅得不像话的小伙去泡她们,但最后被我领回来的原因不外乎是摆在我们桌子上的几瓶洋酒和老佟花了五千八百八给他的姘头点的那首歌罢了。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再次感歎于金钱对女人的吸引力,日月岛拍卖歌曲的活动我参加过几次,每次用重金买来的歌毫无例外的都能让当天跟我在一起的女人陪我上床,屡试不爽。从前我认为这是一种比较傻逼的行为,但亲自实践一下才知道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把的甩银子是一件多么爽的事。
  一夜的床上运动终于在此时显现出了后果,没有多久我就没有了体力也失去了兴趣,阳具在小燕儿的阴道里软了下来。我长吐口气,趴倒在她的背上。
  「怎么了?」小雨抚摸着我的后背:「不想干了?」
  「累……」我翻身滚下,躺在两人中间,搂住她们:「小雨,把我的包拿过来。」
  小雨下地从沙发上拿过我的手包后回到我怀里躺下,把包交到我手里后她乖巧的轻轻抚摸着我的胸腹,我看了看她漂亮的脸,又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小燕儿,然后慢慢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一万元放在小雨的乳房上:「你俩一人一半。」小雨和小燕儿的视线落在那些钱上,又转过来落到我脸上。
  我的心跳有些加快,似乎期待着什么。小雨拿起钱,忽然间咧嘴笑了起来:「小燕儿,咱们钓上个大凯子啊!」说着数了一遍,然后抽出一半递给小燕儿:「你不是嚷着想换个电话么?这下够了吧?」
  就是这样,姑娘们没有清高没有纯情,富翁和乞丐原本是一样的,大学生和妓女原本也是一样的,人和人之间所有的差距都可以用钱来弥补,不信么?我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曾经一个干啥啥不行谁都看不起的坏小子如今不也是披金戴银人模狗样的么?谁还敢看不起我?这个社会有钱就有一切,包括自尊。
  两个姑娘明显的又兴奋起来,不住的用柔软的身子磨擦我的身体,本以为不会再勃起的阳具居然在她们有效的挑逗下再次坚硬起来,硬得都让我感到有些疼痛。
  我揉捏着两个姑娘的屁股:「小妖精们,我已经没力气了,你们来动,好不好?」小雨和小燕儿蜷在我分得大开的胯间,用柔软的舌头和嘴唇在我的阴茎和龟头上不住的舔着吮着,我舒服得闭上眼睛,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胯间的鸡巴上,感受着两个姑娘温柔的服侍。
  「给我裹裹卵子。」我把腿再分开一些,接着就有一张小嘴呻吟着贴在我的阴囊上揉蹭起来。「含进去!」我呻吟着睁开眼睛,刚好看到小雨的两颊深凹,用力的将我的一只睪丸吮到口中。
  活色生香,两个姑娘像两条漂亮的小母狗般挣食着我的生殖器,阴茎龟头睪丸阴囊看来都是那么的香甜,看着她们非常投入的吮吸舔舐我都想尝尝是什么味道了,但两个姑娘丝毫没注意到我的需要,还是全神贯注于她们此时这项叫做口交的工作,非常认真非常投入,直到我又有了另外一个需要或者说是冲动:「你们谁给我舔舔后面?」
  两个少女一起抬起了脑袋不解的看着我,我抬高屁股,伸手拉开股沟,向她们展示出我的肛门:「这里。」两人对视一眼,半天都不说话,也没有动作。
  我不耐烦的扭了扭屁股:「行不行?不行就算了。」
  小雨媚笑了一下,把头埋到我的下体,在屁股上亲了一下:「我来。」
  马上,我就感觉到一条湿润温暖的柔软舌头落在我的肛门上蠕动起来。
  「嘶……」我倒吸一口冷气,连身上的汗毛都直立了起来,这个小婊子还真会舔,居然知道扒开肛门口把舌尖伸进去搅动,呆会儿得再赏她点银子。小燕笑嘻嘻的看了一会儿舔肛门的好戏,然后低头将她眼前勃起得更加粗大的阳具含到嘴里。要不是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我肯定会以为我是在观赏顶级A片。
  这么巨大的刺激,任谁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没多大功夫我就挣扎着射出了精液。
  阳具剧烈的在小燕儿的口中抽动着,但我知道龟头里根本就没射出来什么玩意,在昨夜,我有限的精液已经统统送给两个漂亮姑娘了,此刻再也没有什么存货可供射出了。儘管如此小燕儿还是吮得津津有味,好像我射了她一嘴似的。
  开车将两个姑娘送回辽大,下车前小燕儿近乎无耻的揉着我的阳具,嗲声问道:「哥,我想你了怎么办?」我随手从工具箱里摸出名片盒胡乱抽出一张扔给两人然后将她们赶下车,没看清给她们的是谁的名片,好像是个姓牛的,不会是那个叫环宇集团的皮包公司的「牛董事长」吧?这家伙可是纯粹的色鬼,两姑娘要是落他手里不被玩死也得脱层皮。
  回公司的路上,我特意拐了个弯从二十四中门口经过,这里可是好地方,不止有我耻辱的回忆,还有比较温馨的让我一直不能忘怀的一些东西,比如刘铃。
  刘铃是我中学时的学习委员,也是我疯狂暗恋的对象,她美丽聪慧温柔善良出身高贵学习出色,简直是个完美无缺的女孩。我向她表白过,但得到的不过是一声不屑的冷笑。
  但我不但没有因此怀恨在心反而沾沾自喜,因为向她表白之前她根本都没有正眼看过我,因为我是个垃圾,是个十足的坏学生。我也承认这一点,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的尽量不和包括她在内的好学生们发生接触,要不是实在喜欢她我是绝对不会和她接触的,我所有的朋友是班里的另外几个垃圾,和我臭味相投而且一直投到现在。
  但如今呢?当年的几个垃圾已经摇身一变成为这个城市里的新一代富翁,在财产不断增加的同时我们不约而同的充实着自己,说得难听点就是往脸上贴金,我们知道本身缺少的是什么。总之在外人看来我们既富有又有教养,举止优雅谈吐不俗,彷彿受过高深的教育,现在连我们自己也强烈的相信这一点,唯一想起来有些难受的是,家里摆着的各种毕业证书都是买来的。
  我在公司门口接到富翁垃圾朋友王凯的电话,当他告诉我看到了我们当年的学习委员时,天知道我有多兴奋,于是我立刻赶到刘铃出现的地方。
  心情无法表达,激动?好像有一点,兴奋?好像也有一点,冲动?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我分明感到下体的一丝躁动。我甚至在这些纷乱的感觉中找到一丝快意。
  和王凯一起,我看到了正奋战在自己工作岗位上的刘铃--她和一个小子正站在这家高级商场的个人出租柜檯里卖移动电话,两人神态暧昧,一看就有不可告人的龌鹾关係。不过这不要紧,美女,这小子很快就会离开你的,我保证。
  我和王凯悠闲的从商场的另一段从容走过来,在美女刘铃的柜檯前,我失手将手中的电话摔到地上,那电话与大理石地面接触,发出悦耳的碎裂声,我低头看了看,举止优雅的蹲了下去拾起电话,看了看后我从电话中抽出电话卡:「看来要换一个了。」说着将手里已经摔烂的破烂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王凯的声音配合良好的从身后传过来:「嘿KIM,这里就有买电话的。」
  我没有理会,而是指着散在地上的零碎对闻声跑过来的商场保安微笑一声:「不好意思,把地面弄髒了。」
  王凯走过来微笑着伸手递给那保安一张百元的钞票:「还得麻烦你们收拾,这个给你买包烟。」
  我站起身子,从口袋中拿出手绢擦了擦手,然后和王凯一道走到刘铃的柜檯前,低头把眼光对準柜檯里的电话看了看,指着其中一款扭头问王凯:「这个怎么样?」
  王凯正把注意力集中到旁边精品柜檯的小妞身上,顺口答我:「不错,漂亮极了。」然后信步走过去:「小姐,请把那个登喜路打火机拿给我看看好么?」
  我微笑着摇摇头,然后把目光对準美女刘铃的脸:「麻烦你,把那个摩托罗拉的拿给我看看好吗?」
  刘铃的眼光变得有些疑惑:「您……?」
  我想那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让我表演得很到位:惊讶--欣喜--看了看她旁边的小子--欲言又止--最后平静下来,温柔而又充满情意的看着她:「嗨,你好吗?」
  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真实的惊喜:「啊,真是你!真的好久没见了!」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似乎是不知道要和我说什么好又似乎是想起我从前对她的追求,刘铃有些失措,富翁王凯的声音再次适时的响起:「KIM,该走了,还要和韩国人吃午饭呢。」
  我回答一声,然后指了指那支电话:「刘铃,我赶时间,得走了,你把那个给我,我要了。」
  她身边那个小子手脚倒是挺麻利,转眼就将那个电话给我拿了出来。我掏出钱夹:「多少钱?」
  刘铃刚要张嘴,那小子急忙报了个价钱出来:「原厂机,你和铃铃认识,就给你个进价吧,五千八。」
  我带着洞察一切的微笑看了看有些脸红的刘铃,然后从手袋里拿出刚从银行取出的一叠万元钞票,从中数出四十张,然后将剩下的六千圆与我的名片交给刘铃:「有时间联繫,我很久没有看到当年的同学了。」
  拿着新电话,我转身和王凯向出口处走去,刘铃在背后叫我:「唉……找你钱……」
  我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
  和王凯坐进了车里,他歪着头问我:「你不觉得她对我们来说已经有点老了么?」
  「没,在我看来她还和以前一样。」
  「嗯…」王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算是你对青春的一种怀念吧?」
  我没有回答,一挥手:「出发,去吃盒饭。」
  在我功成名就之前,我天天都感到冷,就像一只被拔光了毛的赤裸的羔羊般无助,当年在学校的时候,类似刘铃的好学生鄙视我们,而那些真正的流氓也看不起我们,我们被夹在光明与黑暗之间,进退不得,只好狼狈的爬在那灰不溜秋的中间地带享受着自卑的折磨,任别人向我们被扒得一乾二净的身体上吐口水甩鼻涕。对于自尊尚存的我们来说,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长大之后为了摆脱这种非人的困境,我们曾仔细的考虑过,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钱。只要有了钱我们就会摆脱掉赤裸羔羊的悲惨命运,可以不再自卑可以高高站在人们头顶上让人景仰,于是我们开始努力并成功了。曾经赤裸的羔羊如今已经披上了金钱和各种包装编织而成的华丽皮毛,我不再感到无助,却偶尔还觉得冷,我想在华丽的皮毛里面呆着的可能还是当年那只赤裸的羔羊吧?
  坐在我们曾长年累月在此吃饭的小饭铺里,我和王凯吃着五元一份的盒饭,无比香甜。吃掉最后一块红烧肉后,我总结般的对王凯说:「不是对青春的怀念,而是对青春的补偿。」
  王凯开心的笑了:「你才开始补偿么?我早就开始了。」
  从刚懂得享受女人到如今,我在众多女性身上得到一个结论,任是多么高贵的女人也逃不出诱惑,金钱、爱情、肉慾等等都包含在内,只要你拥有这些可以诱惑她们的资本就可以毫不费力的得到她们的身子,比如此刻我身下这个女孩,昨夜第一次见到她时我险些被她的气质和美貌征服,但得知她要用一万元出卖贞操的时候我差点将口水吐到她脸上,但她毕竟很漂亮,于是我最终决定购买她的初夜。
  我压着身下美丽的少女,尽情享受着用一万元买来的她的初夜权,毫不怜香惜玉。她的未曾经人事的柔嫩阴道在我狰狞的阳具疯狂冲击下不住的颤抖着,一股股混合着血液和体液的粘稠液体从阳具和阴道的交合处挤出,经过她白嫩的屁股流到床单上。
  「你不舒服?」我冷冷的看着身下流泪的少女:「还是不想让我干?」
  「不…不是的,我…我舒服…」
  「舒服?舒服你怎么不叫?我可不想花钱买个木头人的初夜。」
  继续挥动我的阳具,我惩罚着这个自称是复旦大学学生的漂亮姑娘。她的身子滚热,柔嫩的肉穴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快感,不住的蠕动着,将我敏感的龟头夹束的十分舒服。我将她翻了个身,让她雌伏在我的胯下,然后分开她丰满圆润的屁股,将湿淋淋的阳具再次深深的刺入到她的阴道内。扶住她柔软的腰肢后,我缓缓的抽插起来,小腹撞击她屁股的声音淫靡的迴荡在室内。
  终于,她开始了呻吟。「舒服了?」我伸手握住她垂悬的双乳揉捏起来,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舒服的话就大声叫出来!」她听到我的话,却停止了呻吟,只是将头埋在枕头里沉默的接受着我的刺入抽出。
  还挺有性格的啊,嘿嘿,我最喜欢蹂躏你这样清高的婊子,每次看到在金钱和我的鸡巴下一步步由清高骄傲堕落到下贱淫蕩的那些自命清高的女人我都有一种空前的满足,这比挣钱带给我的快感强烈多了!
  我俯身压到她曲线优美的背上,将一根手指塞到她的嘴里撩拨着她的舌头:「你不觉得你的初夜卖得便宜了一些么?其实如果你再坚持一下,我会出更高的价钱…嘿嘿,现在也不晚。」我从她一片狼藉的阴道内拔出阴茎翻身躺到床上:「我再出一万,你把你那美丽小嘴的初夜也给我。」
  她抬起上身看着我,没有动作,我握住阳具的根部摇晃着:「不愿意吗?你是想把小嘴的第一次留给你未来的老公呢还是用来换一万块钱?或者你已经给男人吹过了?那也没关係,只要你把这根儿鸡巴含到嘴里裹,一直裹到我满意,你马上就能挣到另一个一万。」
  我继续摇晃着阳具:「想想看,虽然你的嘴里没有处女膜,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你的小嘴是第一次,愿意用捅破你处女膜的价钱来买你的嘴,怎么样?」
  她平静的看着我,终于在我的大笑声中跪伏到我的胯间,将我狼藉一片的阳具含到口中缺乏技巧的吮吸起来。快感并不是很强烈,但看着我曾经蹂躏过无数良家非良家妇女的阳具在她美丽的脸上滑动,在她的口中进出,我的心不禁搔痒难熬,恨不得骑到她头上狠狠的操她的嘴。这么想着,我也这么做了。
  让她躺在床上,我淫笑着骑坐在她丰满的乳房上,用阳具在她的口唇间不住斯磨:「準备好了么?」
  「什么?」她疑惑的睁开眼睛看着她眼前青筋暴起的雄性器官。
  「像操你的小骚逼一样操你的嘴。準备好了就把嘴张开!」她犹豫了一下随后张开了小嘴。
  我把一颗睪丸塞到她嘴里扭动了几下屁股:「裹!」她微微用力,将我的睪丸吮入口腔深处。我抬起屁股,将睪丸从她口中拔出,又将另一颗塞到她嘴里,这次她没等我的吩咐,自觉的吮了起来,轮流让她将两颗睪丸吮吸了几次,我把屁股向下挪了挪然后将鸡巴整根插进了她的口腔,龟头顶在她的喉咙上,引起她一阵强烈的挣扎和呕吐。
  我把沾满她黏腻口液的鸡巴抽出来,然后用毛巾给她擦了擦眼泪和嘴角溢出的口水:「看来你没準备好啊,好了,再来一次。」她看起来有些恐惧,但还是再次张开了嘴。
  这次的插入我温柔了很多,她似乎也可以承受了,脸色一片平静的、默默的承受着我的抽插,而我却在她平静的外表下发现了一丝哀伤,怎么?你也冷么?
  我骑在她漂亮的脸上,彷彿骑着一个美丽的梦,这感觉让我十分舒服,以致于没在她嘴里肆虐多久,我的鸡巴就抽动着热烈的射精了,将大部分精液射在她的口中后,我从她口中拔出,将龟头和尿道里残余的精液抹在她的脸上。她含着满口的精液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嚥下去!」我边淫秽的用阳具在她漂亮的脸蛋上厮磨边命令道。她没有丝毫犹豫,看着我的眼睛将精液一口口的吞嚥了下去。
  我躺在床上,吸着烟看着她用毛巾擦掉脸上的残余精液。烟雾中的她看起来很美很纯洁,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
  「Every one has some excuses to betry himself,how about you?」(人人出卖自己都有理由,你是为了什么?)我吐出一口烟,忽然严肃的问她。
  她的脸忽然红了起来,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Every one has some excuses to betry himself,how about you?」我又问了一遍,她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在我冷冷的注视下,她将脸埋在抱着的膝盖间小声哭泣起来。
  「你说,我要是不给你钱你打算怎么办?」我冷笑一声,斜眼看着她。
  「不要!」她扑上我的身子:「我不是诚心骗你的,我…我不是大学生,我没上过大学,但我真的是第一次……求你了,我很需要钱!」
  看着她不断流出的眼泪,我忽然感到一丝的内疚。紧紧的抱住她,我轻声在她耳边说:「别担心,你会得到你应得的。」说着,我从床头的包里拿出三万元钱:「多出来的一万是对你的补偿,刚才我太粗鲁了,对不起。」
  她猛然间大声哭了起来,死死的搂着我,捶打着我的胸部:「我恨你恨你!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粗暴……在我的想像里,我的第一次应该是十分美好的,一个我爱的也爱我的男孩子会温柔的取走我的第一次……但是你这个坏蛋把我的梦给打烂了,你让我感到害怕……我该怎么办?我以后该怎么办哪……」
  我抱着她赤裸美好的身体,静静的听着她的哭泣和诉说。
  怎么说呢,她是一个最终被贫困打败的自尊心极强的穷人家女儿,因为没有钱,连大学都无法去上。但这些却不是促成她出卖初夜的最终理由--她的理由是下个月的高中同学聚会,她不想再以一副穷鬼模样出现在高中同学面前。就这么简单,为了一个无聊的聚会。
  又是一只赤裸的羔羊。我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替她擦掉脸上的泪,看着她梨花带泪楚楚动人的模样,一个念头油然而生:「有一个办法。」
  「什么?什么办法?」
  我亲了亲她的小嘴:「以后你就跟着我吧。跟着我以后就不用出卖你自己来得到想要的了,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你……你要包我?」
  我摇摇头:「不是,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你同意么?」
  她静静的看了我好久:「如果我不同意呢?」
  我闭上眼睛:「如果你不同意的话就拿上那些钱走吧。」
  她从我身上爬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干什么?」我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她。
  她嫣然一笑:「我怎么可以连男朋友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关于她--我的女友肖琴,我能说的只有两句。一、她很善良,二、精心装扮之后的她美丽非凡,可比天仙。
  ***    ***    ***    ***
  托几个朋友办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我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发现刘铃的各个方面情况都不是很好。
  第一,她大学毕业后的工作情况一直不顺心,不久前又丢了工作,只好做些小本生意。
  第二,她爸虽在某政府部门当过干部,但属于那种没什么利用价值的闲职,看似金光灿烂其实狗屁不是,而且前年已经死了,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人走茶就凉,谁还认你个死人的家属?
  第三,母亲的退休金已经好久没有领取到,而且长年卧病在床。
  第三,有个不争气的弟弟,曾经大肆挥霍家产,如今呆在家吃闲饭。
  第四,刘铃本人的生意也不是很好,收入大概刚好应付家中每月的开销。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的那个男朋友在我朋友的公司里上班,如今正削尖了脑袋想往部门经理的位置上钻,这不就是摆在我菜板上的肉么?怎么剁就看我的心情了。
  嘿嘿,刘铃美女,你是我的了。站在窗前,看着太原街的方向,想像着把刘铃压在身下的景象,胯下阳具油然勃起,我甚至能感到真正插入时的那种快感,妈的,青春期的暗恋对象就是不一样,只是想想就这么让我激动,如果变成现实不知我会不会爽翻过去?但是,我真的能成功么?
  人在家里吃闲饭吃久了火气都会很大,更别说那些自命不凡的小混混了。我只是找人稍稍挑逗了刘铃的弟弟一下,这小子就下狠手差点儿把人给废了。后果可想而知,不但被收审,而且还要支付一大笔医药费营养费什么的。刘铃她妈知道了以后气得差点没翘了辫子,病情加重,为了抢救又花了一大笔钱。
  几天内,刘铃的花容变得憔悴不堪,我都有点不忍心了。但计划还得继续下去,那个最大的绊脚石还没处理掉呢。
  几天后,刘铃的男朋友和公司的同事出去玩的时候由于一时冲动,找了一个卖身的小姐一起happy,结果遇到警察临检,被抓了个现行。此事闹得满城风雨,结果那倒霉的小子交了一大笔罚金不说,还被公司开除。过了不久此人就在这个城市失蹤,据说是没脸见人,独身闯广州去了。
  刘铃连连遭受打击,几乎崩溃。连生意都停了几天。
  当某天早晨她来到商场柜檯的时候,发现一个英俊挺拔举止潇洒目射温柔之色的男子正在那属于她的柜檯前等待……
  「你瘦了…」我温柔的注视着憔悴的刘铃。刘铃的眼中立刻涌上泪水,盈盈欲滴。
  我上前轻轻将她搂在怀里,掏出手绢将她脸上的泪珠一一擦掉:「别难过,一切有我呢。」
  逆境中的女人都很软弱,当所有的人都离她远去的时候她最需要的就是安慰和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肩膀。而我就是刘铃生命里的这个角色。
  短短几天之内,我保出了刘铃的弟弟,替他家交了赔偿金,又办好手续把她母亲转到一所一流的私人医院。
  当一切都办好之后,我接到她的一个电话:「我想和你谈谈。」
  她为我沖了一杯茶,在我对面坐下来。一段沉默之后,她开口了:「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你,我对你没有感觉。」
  「是,我知道。」我看着她的双眼,极尽温柔。
  「那你为什么还要帮我?……我家的情况你已经看到了,你的钱我还不起…我也不会喜欢上你。金夜,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会得到的。」她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是什么?高傲?不屑?还是自卑?我分析不出来,但一切还要继续。
  「这些我也都知道。我帮你并不完全是为了你,更多的是为了我自己?」我露出一丝疲惫一丝忧伤。
  「你自己?」
  「是的,我自己……刘铃,我的少年时代是什么样子你应该清楚。那个时候我感到十分寒冷,我渴望友情渴望爱,但没有,什么都没有,无论我为别人付出多少得到的永远都是蔑视……」我用双手摀住脸:「我就像一只被拔光了绒毛的羔羊赤裸的站在寒风里,从骨头里向外透着寒冷……但是你知道么,每当见到你我就感到温暖。」我放下双手,看着双颊粉红目露惊讶的刘铃。
  「就是那一丝温暖才没让我彻底的放弃生活,让我知道了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感觉叫做爱情……刘铃,今天我帮的不是你,而是我,是对我曾经的青春的肯定。」
  我站起身子,深深的看了看刘铃:「你就是我逝去的青春,明白吗?」然后我义无反顾的走出了她的家门。
  肖琴日渐美丽,对我的依赖也越来越多。那天她珠光宝气的开着我给她买的车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回来后忽然缠着我不放,一次一次的向我索取。我问她怎么了。
  肖琴边在我身下扭动呻吟边说:「kim,送我去上学吧─你让我实现了所有的梦想,能不能让我这最后一个梦也实现呢?kim……」她紧紧的缠着我,丰满的屁股飞快的上下耸动着迎合我的抽插:「等毕业后,我会乖乖的回来给你做一辈子老婆,做一个天下间最好最好的老婆……好不好?好不好?」
  我答应了她。倒不是我对她的承诺有兴趣,主要是因为我做人的原则:凡事自始至终。既然当初承诺过可以给她想要的一切,那我就要做到。就这么简单。我不在乎她将来是否会回到我身边。
  我以为刘铃会来找我,但她一直没有。
  我托人给肖琴办好了复旦的入学手续,临离开瀋阳前,我陪肖琴到太原街去买东西,本来我要给肖琴钱让她到上海之后自己买,但肖琴不同意,一定要我亲自为她挑选,包括所有的内衣。
  和肖琴一路走着,她像一只小鸟般在我身边蹦蹦跳跳,显得十分快乐。当我们走进一座商城之后我才发现,这里是刘铃所在的那个商场。还来不及有什么动作,肖琴就拉着我向里面走去。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我没有必要刻意去躲开什么。
  我平静下来,肖琴亲热的挽着我的胳膊。当我们经过刘铃的柜檯前时,她看到了我和肖琴。刘铃的脸色看不出丝毫波动,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和肖琴慢慢从她的柜檯前经过。拐弯之后,我才感觉到背后的丝丝灼热。
  晚上我正和肖琴在床上亲热,移动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肖琴为我拿过电话,自己则缩到我的下身为我含吮阳具。
  「喂?请问哪位?」
  电话那边没有回音,我再问了一次,这次刘铃的声音传了出来:「是我。」
  「噢……最近还好吗?」我抚摸着肖琴的长髮。
  「还好……kim,她是谁?」刘铃的声音似乎有些紧张。
  我考虑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她:「是我的女朋友。」
  过了很长时间刘铃才开口:「方便的话现在你到我家来,我等你。」说着她挂断了电话。
  肖琴从我胯间抬起头:「要出去吗?」
  我点点头:「可能很快就回来……要是我回来得晚的话,你就不用等我了,自己先睡吧。」
  她搂住我的脖子,在我唇上轻轻一吻:「是去见今天商场里那个女人吗?」我惊讶于她的敏感,点了点头。
  肖琴轻轻的放开我:「她真漂亮……去吧,开车的时候小心点。」
  我知道今夜会得到回报,但到了刘铃家门口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对于可能来临的与刘铃的肉体关係我竟然怀着一丝恐惧,这恐惧缘何而来?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又感到寒冷了。
  刘铃打开了门,把我引到她的卧室中。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来到这里,这少年时万分憧憬的地方。刘铃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我:「我考虑了很久,决定了一件事。想知道是什么吗?」我默不作声,等待着她宣布答案。
  「…但看来你已经不需要了。那些钱我会尽快的想办法还给你…你走吧。」
  是失望还是高兴?我不能了解此刻自己的心情,默默的转过身子:「不用还了。」说着向门口走去。
  「你站住!」刘铃叫住我:「我不想欠你什么,你过来。」我缓缓转过身,刘铃正在脱身上的衣服。我没有阻止她的行动,就那么看着她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直至她的身体完全赤裸。
  见我没有动作,刘铃忿忿的躺到了床上,将双腿分开:「你在我身上花了这么多钱,要的不就是这个吗?你来啊,来操我,我倒想知道我比那个婊子差在哪里!你来啊,还愣着干什么?你是不是爷们?长没长鸡巴?怎么?有钱了鸡巴就硬不起来了是不是?要不要老娘我给你裹裹?保证比那婊子做得好……」
  我忽然感到好笑,原本体内的寒冷就像遇到火的雪花,转眼就融化得无影无蹤。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蕩漾在心里。看着床上令我感到陌生的裸女,我微笑了起来。
  我走到床边,用被子将她赤裸的身体掩盖起来:「谢谢你。」
  她疑惑的看着我:「谢谢?」
  「嗯。」我直起身子:「当我刚进这扇门时,我看到屋里有两只羊,一只赤裸而另一只身上却长满了美丽的绒毛。但现在,原本长着美丽绒毛的羔羊却在瞬间掉光了毛,而我这只羔羊--」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从此不再赤裸。」
  回家的路上,我感到身上温暖得令人舒服,这感觉从来没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