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帮朋友的妹妹开苞

时间:2018-06-11 一、前言
凭心论,朋友妹妹的「处女苞」实也非我开的。
其实真兇就是她的亲大哥──姚海智!由于这段隐私真的很美妙,因而我把它写下来,和大家分享,当然名字非用假名不可。
二、本文
在国三年代,为拼高中联考,晚上经常都到海智家温习功课。
但奇怪的是,海智总在某个时段会离开半个多钟头?回来后,问他干嘛脸红满头汗水,他则支吾其词说之不清!于是,我开始注意这档事;某日,他又离席出书房,偷偷暗跟在后,发现他蹲在卫浴室气窗下往浴室里偷瞧。
更大胆的还在后头,他竟然等他妹妹──姚海莹出来,只见穿着浴袍的妹妹对他笑笑,两人就走入隔壁海莹的房间关上门。我回书房看看窗檯外,发现外面有小栏杆走道,也发现可以走往他妹妹的房间外。
于是,我爬到窗外走向海莹房外,往内一探,惊人的一幕出现在眼前,只见海莹掀开了浴袍,两腿大张分挂在椅子的左右扶手处;才国二的海莹,胸部还不算大,但已有军中馒头般份量,小小的乳头点在约五十块硬币大的红嫩乳荤中间,只见海智正在吮吻着左边的乳头,下面的小嫩穴布着稀疏的绒毛,红嫩嫩的穴口微张,海智的手正在妹妹大腿上忙着。
更发现,海智竟把裤子退至大腿,阳物虽不算粗,但已硬挺挺、发着红光在点着头。接着海智头一低,开始吮吻妹妹的美穴,只见海莹瞇眼正在享受着;我在窗外也赶紧把坚硬难耐的阴茎掏出,开始缓缓手淫了起来,房里的海智把身子跪直了起来,阳物正好对着妹妹的穴口,他顶住穴口后挺啊挺的,红红的龟头就在穴口外顶,但挤了一半,妹妹的脸呈现痛苦样子,就不敢再顶入,两人不知说了啥,海智站起来,妹妹低头含着他的阳具,开始了吸吮动作,海智两手扶着妹妹的头。
就在海智射精时,我也兴奋的射出了精液。
三、爱之巢
回房后约十余分钟,海智又是满头大汗进来,脸红东东的;如此约三个多月,海智约一星期有两到三次和妹妹玩这种适可而止的游戏,当然我也是一星期两到三次必须洩精一次。
后来都考上高中,两人就较少见面。
高中毕业后,在高雄工作,自已租了个套房住下;某假日,无聊去看了场电影,散场后,正要牵机车,忽有一女生的声音叫我的名,我回头一看,是位长的相当可人、高眺的少女,我问,妳是...?她笑道:大哥我是姚海莹啦!
一剎那,过去的种种在脑海中快速闪过,眼前健美的少女就是那位和哥哥口交的女孩,我问,妳怎么会在高雄呢?她说,考上雄女后己在高雄两年多了,这星期不想返家所以在路上闲逛,没想到碰上你;附近正好有咖啡馆,我邀她坐下吃些东西,谈谈这些年的变化,问一下海智的近况,晚上两人吃饭,她说要到我那儿看电视,反正离她住宿处很近,不想看宿舍舍监的晚娘面孔。
我可傻眼了,单身男人的房间,贴满美女裸体情色画像尴尬透了,正在执着时她开口又问,怎么,不欢迎啊?我只得转话题表示再想要买啥零嘴?
回套房后,她简直就像老妈子般,把所有的美女像批的一文不值,当她上卫浴方便时,又是哗的一声,我想要糟,铁定那张洋人作爱图惹祸,那张美女把腿架在男仔肩上,巨物插入美穴的图,几乎是所有的器官都看得一清二楚。
她出来后的回话,更让我傻眼,她说,洋人的玩意都这么粗长么?我怎么回答?只好苦笑,到小客厅把电视打开、摆好吃的,请她入座。
不到半个钟头问题又来了,她问道,大哥你这儿有没有A片?我笑骂小鬼头妳在说啥啊!她强烈反应指我落伍、假圣人、跟不上时代等一串连株炮。
没办法只好要她自已到电视下的柜里翻,找了一片,放开来看,一边看她意见可多了,还逼问我的观点,两人也因时间久了,就口无遮拦的边看边讨论起剧情来,突然一个女主角张开双腿的画面,湿润润的阴穴口,微突的阴蒂,饱涨的阴阜,她问我美不美、够诱人吗?我一失神应到,根本没有妳的美!
她一楞楞地反头看我,你..你..你看过我的?回神过来我有些口齿不清的想着怎么答,后来决定坦白,就把以前在她家所看到的情形说出来,她从错愕到回复正常笑笑道,原来是那回事啊,我接着大胆追问,后来妳哥哥有没有插进穴里呢?她有些扭捏的说,只进了一半,因很痛、又有些血丝流出,哥哥吓坏了赶紧拔出来,以后就没有再插,但偶而会口交,她说,还有过一次高潮经验哩。
其实两人早被A片的剧情冲的脸红脖子粗了,话谈开就啥事都谈了,当她听到我在窗外看着她的器官手淫时,相当兴奋,还盯我裤裆看了看。
我看看眼前这位海莹,几乎是成熟的美少女了,长的也够清秀,就是那对眼睛桃花味重了些,裙下的小腿相当标緻白嫩嫩的,臀部也有卅五以上的尺码,胸部因衣服宽,但隐隐感觉是丰满的。
四、哥,给我
她看了一下电视画面,返头说,她全身汗想洗个澡,问我有没有大浴巾?拿了条浴巾给她,她进了浴室一回就听沖水声,我大胆走往浴室,朝气窗往里瞧,湿淋淋肥美的臀部就在眼前,略看到酥胸,果然有卅六的丰满乳房,一回儿,她把单脚踩上便池缸沿,张腿清洗阴部,红嫩嫩的穴缝,铺布着不算脓的阴毛,配上肥美的臀部,不由让讚叹,好美的胴体、好诱人的爱之巢呀!只觉得下体阳物硬的难受。
浴毕,她裹着浴巾出来,我说妳..妳,她抢道,我把衣服洗了,都是汗味,她往沙发欲坐前湾身往茶桌上拿吃的,结果浴巾包不着的美臀、美穴现了一下,好白嫩,看得我心都跳出来。
她问,想不想看我的身体?又抢说,少给我装圣人,刚洗澡时你不是偷看了吗?我脸一热,老实不客气把她的腿从地上拉到沙发上,她适应的把头往扶手一躺,整个一线天的美穴就展现在我眼前,穴口处红嫩嫩的,稀少不多的阴毛,反让整幅美穴显得相当洁净,微涨的阴阜,令我马上低头轻轻吻了下穴缝,用手指轻扣一下穴缝上端,仍隐于内的阴蒂小小的,轻扣一下,海莹身体就轻颤慄一下,微分开穴缝,我伸舌尖往阴道挑逗,海莹微挺下臀迎合,慢慢屁股的晃动加速了。
已开始兴奋的海莹,喃呢支唔的哥..哥..往上.一点,阴.阴蒂..好好..舒.服,对..对..就是那..里,唉..唉..舔的..真好,在她的鼓励下,我只得满脸淫水努力以赴。
我伸手把她的浴巾拉掉,眼前晃动颤慄不止的乳房,让我眼花撩乱兴奋不已,它比以前大、又挺拔,嫩红的乳头娇艳的舞动着,抓了下酥胸后我起身冲到浴室,急忙除去身上的衣物,赶紧作好清洁工作再裸着身子回沙发处,海莹看着我那便挺的阴茎感叹道,哗!比我哥哥的还大哦,我扶她往我身上坐,我说,海莹哪,妳的确比那些情色片女角健美太多了。
海莹红着脸说,哥哥,给我好吗?离开我哥后,就未有和男人好过!只是自己偶而会用浆糊瓶挤一挤,但总觉的不过瘾!我吮吻她的酥胸,手指抚摸她那已湿透、淫水不断的美穴,她也适时抓住我的阴茎套动,两人作足戏前戏,我抱她到卧房床上,把阴茎朝穴口顶着,缓抽缓插,龟头勉强进入些,海莹眉头微皱,我问,怎么,会痛吗?她轻点头,把腿全力张开。
我起身再朝阴穴处舔吮,用舌头猛往里钻,两手也未放过美胸,一回儿,海莹淫声四起,唉..唉.好..好..像.要.要洩.洩高潮.潮唉..。突然屁股一抬,顺我嘴猛挤,接着有规律的抖动,一股股的淫液大量涌出,阴穴口的蠕动、收缩不断,形同在吞噬食物。
我赶紧起身,把阳具对準穴口缓挤,她突然双手把我的臀部往下硬压,唉!一声,我整根阴茎滑入三分之二,阴穴里仍在蠕动,还有淫液往外挤洩,龟头麻痒下,我本能的一挺,她又唉一声,这回终于整根进入,她睁大眼看着我,我低头吻着她,此时说啥都是多余的。
五、人生
拿了张卫生纸往她下部擦了擦,我拿给海莹看,我说,没血了,其实妳的处女膜应是被妳大哥冲破了,只是妳未再持续作爱所以还是会痛;我又说,日后想作爱就找我嘛!她举手轻捶骂道,得便宜还卖乖。
缓缓,我开始边抽插、边玩酥胸、边吻着她,海莹的阴道着实很紧,让我插起来有些困难,我只得把龟头顶到子宫口,摇着屁股晃动,边晃动、边抽插,海莹也晃着臀部配合,十余分钟后,可能是海莹紧张心境鬆弛了,阴道在淫液的助力下,除密合度高些,其他已可抽插自如。
首次嚐到性交滋味的海莹,呼吸开始愈来愈急促,啊.原来..性交那..那么..美.呀,我改为七浅两深的抽插,到底再晃动一下,十余分钟后,感觉她的阴道又开始吮蠕动,就如口交般,整个阴道全动了起来,我顶住子宫口磨转不再抽动,唉.呀一声,只觉龟头麻痒不止,无数液体在阴茎与阴道密合处往外挤,海莹的急促呼吸声吹得我脸上直凉。
顶紧两人享受着这个最美好的时刻,待蠕动完全停止,我和海莹的拥吻、爱抚才缓下来,我轻抽出还未射精的阴茎,沾满淫液抖着,海莹温馨的问道,你还未射精怎么办?刚刚你为何不射?不是说射在里面比较舒服吗?一连串的问,我回她,万一怀孕怎么办?她也冷静了。
她用手套了套阴茎再问,你看怎么作才让你舒服?我建议,她跪我身上口交,我可以看着她的美穴射精;就在她吮吸我阴茎时,我瞪着红嫩、鲜丽的阴穴,心情又回到刚刚抽插时的境域,一个翻身把她再翻到床上,把阳具对好美穴口,这回缓缓抽送后就到底了,海莹咯咯笑问,怎么,决定射里头吗?我说,让我再插爽一下再口交。
最后,两人都在上下口交中,各自高潮。六、后续情缘
一直到她考上大学离开高雄,我们两人一有时间就作爱,当时也不像现在这么开放,可以大方买避孕药,作爱后就是口交射精,两人的事情也不敢让她大哥知道,她读大学期间,偶而还会来找我,但唯一的事就是作爱,两人对对方的身体,永远不感到厌倦,她也愈来愈美。
她大学毕业后,海莹和她大哥与我,有四、五年时间未有联络,某日在餐厅吃饭,结帐时又听到熟悉的「大哥」叫声,一看身旁的美人儿,不是每海莹吗?原来,她已结婚,她说,那是因家族事业而结合的婚姻,今天代表家里的业务来高雄接触一些卫星厂商,在这儿吃便餐。
她问我要了联络电话后,约定择一日见面再谈。
约一星期后电话来了,坚持要来我家情形下,她带了许多酒菜过来,两人房门一关,先紧密拥吻后,坐下来喝着酒谈着这段日子的种种,我不肯承认一直在等着她,只说事业忙无心婚事。
喝着、喝着,她又来老套了,问我有没有A片?我不解的拿出来放映,海莹酒量好像不错,喝不少酒,又找我借浴巾,说是全身都汗要冲个凉,看着她那比「熊海灵」还健美的身材,她沖浴时如不偷看的话,天理都说不过去,看着那曾性交过的耳材,更美妙是不在话下的。
这回,浴巾好像裹不住美丽可人的身躯,肥美的臀部露出一大节,前面的美穴更露出大部份,胸部两半圆晃之欲出!我喃喃地道,海莹,妳现在是有夫之妇哦,怎可如此呢?又句老骂,少装圣人了,来,我帮你洗澡吧!无语被拉到浴室,全身除尽,阳物更已跷的半天高。
浴室里,那那儿是洗澡,套着阳具阴茎,又洗又吮的,还用那更丰满的乳房夹着我的鸡巴搓揉,偶而还屁股对着我让阴茎由后而入,现在的她,已是性爱战将,她说他老公喜欢用各种情趣用品挑逗她;出来后,她裸体抱着我说,过去我们性爱无数,但今天要来还我一次从未作过的--内射。
两人入房后,从各种口交,到真枪肉搏实战,她喘着说,老公到美国去了,她跟公婆说到北部洽商,所以今天可以战一晚。
那天晚上到天亮,只记得我一共射了五次之多,龟头都抽插的有点痛,海莹呢?只知早上起来时两脚一软坐到床下,近午,她要求好好再来一次!我只后悔,当时朋友送的壮阳药我为何不拿。